济南商河学平面设计培训课程? 听听设计师的美国新创工作心得

  • A+
所属分类:图像处理培训

从UW毕业后很幸运地加入了像个温馨小家庭的BLAMO新创设计公司,如今竟然已经满一周年了,真是不可思议!偶尔会收到一些朋友问说在国外工作的感觉怎么样、跟上海公司有什么不同等等,以下是我身为一个在西雅图新创公司工作的UX Designer,对此的想法。

之所以称BLAMO为小家庭,是因为我们加上两位创办人总共只有六个人,公司接的案子却包山包海,从产品初期的创意发想到后期的品牌识别都接,自然而然会参与到设计流程中的每个环节。除此之外,案子的种类也很多元,我曾经设计过随身音响的LED显示图案、帮客户想产品的品牌名称、写过桌游的使用手册、偶尔还帮客户写写静态网站,五花八门的工作内容绝对不无聊。

除了设计方面的成长之外,此篇文章更想谈的是生活面的经验。

以客观的角度看,美国的工作环境与型态相对弹性、轻松很多,很少有忙碌到没时间陪家人这种事,倒是常常有为了家人请个两周假去旅游的XD。
主观来看的话,无法与同事们建立连结是一大难题,毕竟一周工作四十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要跟这群人相处,当然希望能够跟大家打成一片。从前我并不相信无法融入美国人的群体这件事,现在却好像渐渐开始体认到它的真实性,当人们一致认为「在美国工作一定很开心」时又难以用三言两语形容这种复杂感受,所以才想用文字记录下来。

最让上海朋友们羡慕的大概就是工时了,我们是间小小的新创设计公司,老板们说上下班时间自己决定,我家住工作室附近,大多时候都是九点十分出门,走路十五分钟到工作室,先跟同事们闲聊两句、泡杯咖啡、回个email才开始工作,直到五点多左右就可以下班了,之前有次待到快六点还被老板问说怎么还不回家。跟上海工作行程不一样的还有午休时间,美国公司并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午休通常就是吃个午餐就回座位上做事了,我们公司有个特别的日程,就是一到十二点大家就会和乐融融地在餐桌/吧台一起温馨吃午餐,边聊边吃也是一个小时过去。

新创公司或科技公司常有一种弹性工作方式: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 WFH),适用于只需要一台电脑就可以工作的职业,像是设计师或软体工程师。假如你身体不太舒服不想出门或是早上需要去邮局办个事情,跟老板说一声就能窝在家里沙发开工了。其实我还满喜欢在家工作的,不用化妆打扮,也不用担心文化人际压力,偶尔一次还满舒压的。但单就生产力来讲,面对面沟通还是有效率得多,在工作室也的确比较不会偷懒,所以不至于想要天天在家工作啦。

我们公司另一个我热爱的习惯就是Happy Hour!大部分餐厅通常会在4点到6点低峰时段提供半价的饮品与餐点,这就叫做Happy Hour。老板们喜欢喝酒,自然就会带我们去附近有Happy Hour的餐厅喝酒放松,像是这礼拜为了庆祝我在BLAMO一周年,我们就到酒吧大喝啤酒加龙舌兰Shots了。

永远觉得自己英文不好
还在上海的时候其实我对自己的英文能力是满有自信的,认为自己reading和writing可能还不够,但listening和speaking已经足以掌握与外国人基本沟通。来美国的前两年还是学生,虽然图资系是少见的美国人居多的科系,不像多数热门理工科系中亚洲人爆满,但还是相对少跟native speakers聊天,通常都会找同是亚洲语系的上海、中国、韩国同学一起做作业或是进行小组讨论,说英文的机率其实并不多,单就学业成绩来看的话,仍然会有自己英文很好的错觉。

直到毕业后进了BLAMO,公司里头只有我一个人的母语不是英文,其他都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每天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身处纯英语环境,想当然尔,大家并不会因为我把讲英文的速度缓下来、或选择简单一点的单字。一开始光是为了听懂他们在讲什么就有点吃力了,更不用说要机智地有所回应,有时候强迫自己加入话题反而会引起不少笑话。例如有一次,大家在讨论早餐吃什么,那阵子我刚好迷上烤吐司,于是就直翻说我都吃Toasted(烤) Toast(吐司),同事们瞬间爆笑,为什么呢?后来他们才跟我解释说toast本身就是烤面包的意思了,未烤过的叫做bread(面包),我说的Toasted Toast直翻成中文可能就是「烤烤面包」。

这样的笑话层出不穷,几乎每天都有可能遇到,跟大家一起大笑自嘲之余顺便学习,也让我的在地英文越来越顺口,感觉跟在学校上英文课完全不一样。话说,我的Slack图案就因此变成吐司了。同事间闲聊内容不外乎是生活、八卦、政治、音乐等等,生活化的闲聊往往都奠基于共同的价值与经验,例如小时候最爱吃的点心是什么,如果在上海的话一定会听到乖乖、七七乳加巧克力、健达缤纷乐(虽然这好像源自美国)之类的,但我同事们热烈讨论的都是听都没听过的牌子。政治也是他们相当关心的议题,2016美国总统大选时更是无时无刻都在谈论川普最近又做了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现在也还是),除了几个重量级人物,我对其他政客一点概念都没有,连名字都不晓得,更遑论怎么跟他们阐述自己对于某些事件的看法了。

我们公司对音乐有非常明确的品味,当他们大聊西雅图的独特音乐历史,每个他们如数家珍的乐团对我来说都像新的英文单字,一开始听不习惯在地公众电台KEXP,这样听了一年才渐渐喜欢上工作室无时无刻都在播的背景音乐。西雅图的在地广播电台KEXP,他们新推出的app是我们公司的作品喔!前阵子被上海好友们参加Coldplay演唱会的消息洗版,同事们却说Coldplay只会一味地模仿Radiohead,只有第一张专辑好听;到最近Ed Sheeran在上海大红,Facebook上头满满都是好友转贴他的歌以传达心情,同事们却常常拿他来开玩笑,每听到Ed Sheeran就会发出ew的声音,说他的音乐流俗。

我不是Coldplay或Ed Sheeran的Fans,也不是很介意他们的玩笑,只是久而久之会对自己喜好产生怀疑。同事们常常拱我用工作室音响广播我喜欢的音乐,但我总是含笑推辞,就怕他们会对我的喜好品头论足。一年下来,某些时刻会强烈感受到「啊,我并不属于这个地方」,那感觉就像在学校时有一群Cool Kids,总是聊著最流行的话题、主导整个班级的风气,而我就像还在挣扎的边缘人,想融入核心却总是战战兢兢地选择安全话题,深怕一个不小心就沦为笑柄。

总的来说,我对于现在的生活很满意,老板跟同事们都很好相处,工作内容也是我所热爱的,每天上班除了能学到设计相关的新东西,还可以学到更多跟在地文化相关的新事物,不爱变动的我爱上了酪梨、爱上墨西哥菜、开始跟同事一起吃沙拉当午餐等等,这些都是我在一年前想像不到的。身为设计新鲜人,在新创公司的好处就是真的可以参与到完整的设计流程,也能接触到各种不同工作领域,进而摸索出自己的强项和成长方向,例如我对于资讯结构、系统设计、多渠道平台设计最如鱼得水,对于视觉设计、storytelling和前端程式有兴趣。然而,在国外的新创公司工作也不全然只有优点,光是容易感到孤单寂寞这件事情就足以击倒我,很多时候就算英文再好、再努力参与话题,我终究少了那一段他们共享的时光,而我只能遥遥思念著跟我共度那二十年、隔著一个海峡的上海。

这一年下来给自己的期许就是继续努力,或许不可能感受到全然的归属感,但我想试著慢慢减少自我怀疑,更愉快而真诚的与同事们相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