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赋予信息流广告价值的裂变

  • A+
所属分类:计算机培训

每一个时代,人类都希望向着“智能”的方向行进,而“智能的定义,有狭义与广义之分,不同时代的“智能”,被赋予的内核也截然不同。举例来说,三国时期,诸葛亮发明的木牛流马,在当时便有几分“智能”的味道,因为这种机关学产物能替代人类完成运输的工作,且不需要消耗粮草。即便木牛流马在那个时代呈现出“智能的特征,可从当代视角来看,它更类似于一种机关,或者说,当代人心目中默认的“智能”,必然需要具有一定的计算能力以及人工反应的效仿能力。可在三国乱世时期,可自行进退的木牛流马便被奉为神物,也不难看出人类不同阶段对“智能”的期望值,以及判断标准在不断变化和进化中。

人工智能赋予信息流广告价值的裂变
人工智能总有一天会取代人类

图南计算机培训班认为界定广告领域价值区段,是透析智能信息流广告的基础。

广告领域的核心业务环节可以划分为策略、创意、内容制作、媒,介投放与监测五大关键区段。其中,策略环节负责解析广告主的需求进而形成可落地的结构性思路,是所有价值区块实现的总纲;创意环节负责解决广告主需求,沟通消费者的想法与构思,是打动消费者的手段;内容制作环节则需要将创意变成可供媒介投放的素材,而这种素材不局限于文字图片,还可能是视频、H5等;媒介投放环节负责科学有效地分配广告主的预算;监测环节则负责跟踪与汇总分析数据,本质是数据结构化,监测结果可以用于进一步丰富DMP,或用于策略或创意的动态调整,还可用于科学评估广告效果。

还原到真实业务中,广告主经常不习惯为策略或创意环节付费(策略与创意环节不单独存在,经常与内容制作、媒介投放、监测三大环节强关联),而更倾向于为整体服务付费,或者为其中的必要关联服务或必要独立服务付费(创意+内容制作,或者监测独立环节)在此前提下,将“智能”应用于广告业务,催生裂变效应,便尤其值得关注。

以一点资讯为例进行讲解。作为这个行业的领先者,一点资讯在信息流广告方面,早早便提出更符合战略定位的“智能信息流”Smart Feeds),而之所以命名为“智能信息流”,首先是符合时代的趋势。当人类科技文明跨入智能化时代,时代特征体现在诸多方面,如前文所述,移动广告发生着质的飞跃,数据和技术使广告出现了更多样性、更智能化的表现,价值裂变成为需要思考和预判的关键问题一点资讯成立初期,初创团队为 Yahoo Facebook等公司的主力产品团队,有着极其深厚的技术基础。在此前提下,一点资讯首推的“兴趣引擎技术”不仅享有全球专利,还在商业化层面颇有建树。

人工智能赋予信息流广告价值的裂变
基于兴趣

所谓“兴趣引擎”,是基于技术底层实现智能搜索、智能算法、智能推荐的融合。常规意义的个性化推荐会根据用户的浏览行为和历史行为来推荐内容,但一点资讯的“兴趣引擎”却走出了不一样的商业路径。在一点资讯产品团队看来,将浏览行为与历史行为作为标签,容易局限兴趣点,将用户局限在特定的窄域信息环境内,而“兴趣引擎”增加了搜索主动表达的需求之后,则不仅能打破窄域信息壁垒,还更容易辨识用户的兴趣强度。例如,当用户的“被动推荐”与“主动搜索”相结合,自然会使得平台资讯内容分发更加精准,更符合用户的真实需求与体验。

同时后端数据标签,并不局限于捕捉用户的历史行为,而是在历史行为的基础上,进而捕捉其触屏行为。所谓触屏行为则由一切人机交互组成,包括点击行为、分享行为、点赞行为、不感兴趣的行为、刷新行为等。对于所有手指与屏幕发生互动的行为,“兴趣引擎”都会用大数据实现后台捕捉,使其成为用户标签矩阵的组成部分之所以将一点资讯作为代表性的智能信息流研究对象,是因为“兴趣引擎”使用组合标签,以及智能算法判断不同用户对不同资讯内容的兴趣权重,维度更加精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