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的商业环境的不同

  • A+
所属分类:网络营销

如果说PC互联网在一块被新发现的大陆上留下第一个脚印,那移动互联网就是在一定的商业文明程度上企图探寻更高点。这也会对研究移动商业环境产生较为关键的影响,不难想象的是,移动商业发展与PC商业发展各自所面临的商业环境有着天壤之别。

移动互联网的商业环境的不同

(1)产业环境不同

PC互联网启动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发展与爆发期出现在新世纪的前十年,尤其是在PC互联网发展的前半阶段,带宽条件不佳硬件价格昂贵、应用体验有限等客观条件对PC互联网的发展构成定阻碍。因而,当我们回顾PC互联网最初的前半阶段发展时,会发现最早对PC互联网产生普及驱动力的是企业级应用——电子邮件、企业留言板和企业网站,这是并不难解释的商业行为结果。唯有企业才会在信息化建设中投入一定量的资本和资源,帮助自己通过投入获取信息化优势,赢得比竞争对手更高的沟通效率,进而赚取更高的商业利润。早期PC互联网刚在中国落地时,消费者在互联网上获得的乐趣是有限的,一是载入网页的速度慢,载入一个网页需几分钟是当时整个中国的网页非常少,只有一百个左右。

如果说PC互联网启动时面临的是如何在荆棘密布的荒野中,解决从零到一的硬件普及问题,移动互联网的启动环境则好得多。在移动互联网元年开启时,中国人已经有了将近十年的手机使用经历,即便大多数用户尚未完全接触过网上冲浪,但是手机几乎是所有人日常生活通讯的一部分。因此,用户使用移动智能手机只是一个替代与应用升级的认知转化问题,截然不同于PC互联网商业开启时所面临的从无到有的挑战。此外,移动互联网启动时绝大多数中国网民已经有了娴熟的互联网操作经验,对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新鲜感和便利性可深度认可。

另外,移动互联网的硬件接入成本与带宽接入成本,较1994年至1995年利用PC电脑接入互联网低廉得多。194年至1995年,一台家用PC台式电脑品牌机价格为1.2万~2万元,1995年全年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收入3893元。以当时的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作为参考,如果在1995年为家庭添置一台可以联网的电脑,需要支付极大的经济代价才可以实现。相比之下,2010年,一个家庭购买一台1500~2500元可联网的智能手机相对容易得多。

移动互联网的商业环境的不同

(2)经济环境不同

PC互联网开启的时代刚好是中国劳动密集型的GDP结构伴随进出口贸易正在扬帆起航的时代,内需拉动经济惯性的行为并未形成强大驱动效应。而移动互联网启动的时候,在用户本身可支配收入、可选择的消费方向、对互联网的熟悉程度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PC互联网最初解决的是资讯类的问题,而移动互联网从问世伊始便秉承着两条基础路径,第一条是将PC端已经解决的问题转移到移动端来,并且延展了用户的使用惯性,如资讯类业务、搜索类业务、社交类业务、视频类业务、电商类业务等,原本PC互联网时代便有强大的用户基础,因而各大业务运营商努力做的就是将自己的PC用户转变为跨屏用户,获得用户使用时间的最大化收割第二条是努力连接PC互联网时代尚未连接的业务,寻找全新的价值空间。

回头看PC互联网时代,核心解决的问题是人和资讯、人和商品人和人以及人和信息的连接,当这些连接在移动互联网开启的那一刻便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如移动互联网连接人与服务。众所周知,连接人与服务的商业价值探索并不是移动数字商业时代的特权,相反,PC时代便有着本地生活服务类以及在线旅游产业,努力地将线下服务与线上的用户需求实现对接,进而赚取商业利润。但是移动时代对于服务的连接衍生出了更多的可能性。仅以本地生活服务为例,PC户如果希望使用互联网来购买某一种本地生活服务,通常选择的行为模式是在中午12点外出之前用大约3小时的时间坐在电脑前上网,选择中午在哪里吃饭,下午到哪里看电影,晚上到哪里打保龄球,继而线上购买一张张优惠券,在线下消费时使用。而移动互联网时代,常见的消费场景变成了吃午饭时就通过手机上网,跟朋友约到哪里喝下午茶,而下午茶快结束的时候再用联网的智能手机看看去哪里看电影。这些场景衔接性给用户带来了极大的优势感和掌握感。

移动互联网的商业环境的不同

(3)政策环境

改革开放的伟大导师邓小平同志曾经说过一句在几乎所有的创新界当作金科玉律的话,即“摸着石头过河”。这也成为行政决策的共识,中国行政机制对于一切的创新都秉承着谨慎观望、鼓励发展的态度,并将这一态度贯穿于制定规则的整体过程中。例如近年来新生的互联网金融、共享经济,政府从行政立法角度、政策制定角度,均予以一定的鼓励与扶持。但是当行业由于野蛮生长出现一定乱象的时候,行政主管部门便会严格把控整个行业的底线,并且予以法治化。与此同时,政府主管部门主持行业内的优胜劣汰,确保市场秩序的创新价值提供者留存在该领域,满足人民日常生活的需要。这一管理模式,在创新的探索中极其有效,使中国PC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在发展过程中迸发出良性的井喷效应。PC互联网的发展经历了门户和搜索时代,进而跨入了社交阶段。其间,政府行政部门对新生事物的鼓励,使其从观望到进入的周期较长。

此外,政策扶持的常常是该领域的领头企业,而对于没有形成规模效应的细分行业或者中小微创新企业无力惠及。移动商业时代,行政主管部门将数字商业的创新提到了更为正式的日常议程,一旦细分领域的创新苗头出现,政府愿意从政策上给予更强的支持和鼓励,帮助新生事物成长。移动数字商业时代,尽管创新企业同样面临着残酷竞争和优胜劣汰,但是政策面上得到的行政支持或者说创新的激励,较十多年前的政策环境不可同日而语。

(4)法务环境

互联网商业本身是前沿产业,这就意味着解决原来没有被发现的问题以及提供解决方案时,本身的做法是否合法、合规,这在法律上尚处于空白,导致一部分企业通过钻法律的空子来获取利润。这也对我国的立法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适应高速发展、不断变化的互联网时代?如何提供保障整体产业利益与人民利益的法治规定?在PC互联网时代,通常是在出现重大事故之后法制才会被推动。以搜索引擎为例,十年前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业务不需要标注广告字眼,而现在所有搜索结果页都必须遵循法律标注广告字样,以防止广告信息误导消费者。另外,对于所有数字媒体采纳什么类型的广告,对广告所能够表达的信息、广告使用的话术均有严格的法规来界定。在移动商业时代我们所看到的这种立法与规则,较PC互联网时代更苛刻、更规范。法治的力量帮助企业在良好的环境中寻找到自己合规的路径,保障自己的利益,并能够在正确的商业方向下得到正确的回报。综上所述,一切的环境变化都由经济的不断进步、产业的不断升级、政策的不断驱动、法治的不断健全等多种综合因素构成。这些综合因素产生的积极推动力或者消极拉动力均在商业实战中有所体现。可以肯定的是,2010年以后移动数字商业所面临的创新环境较15年前或者25年前不知道宽松多少,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产业之大幸2.4移动数字媒介之进退

“媒介”这个词语源于英文“MediaMedia”的英语拼写则源于拉丁语,追溯最原始意义的拉丁语原意,“媒介”和当代所认知的意思有所差异。拉丁语的媒介指的是连接与桥梁,而在当今语言文化环境中,人们更多的是将其与电视媒体、户外媒体、数字媒体等挂钩。现代人将“媒介”与发布信息媒体画等号,然而这并不是真相。正如我们提到的拉丁语系中最初的媒介,只是连接与桥梁,这也意味着只要符合连接与桥梁的载体均可称之为媒介。媒介的定义在不同的时代,随着环境的变化、商业结构的变化而有所不同,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的迁移过程中,我们能够观察到媒介不断自我进化的痕迹。因此也带来了一个全新的课题——现在我们聊的媒介还是原来意义上的媒介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